數學家張偉平解開了數學上的一個“猜想”,然而對一個現實的難題卻束手無策。
  今年3月,南開大學陳省身數學研究所教授、中國科學院院士張偉平與多年的合作者、巴黎第七大學教授麻小南共同發表了一篇論文,刊登在頂尖的學術雜誌《數學學報》(Acta Mathematica)上。論文中,他們解決了法國著名數學家維爾格尼在2006年國際數學家大會上提出的非緊空間上的幾何量子化猜想。
  由瑞典皇家科學院主辦的《數學學報》是全球頂尖的5份數學雜誌之一,致力於刊登“最高質量的數學論文”。新中國成立之後,大陸數學家只有蘇步青在1951年、朱小華與田剛合作在2000年分別發表過兩篇論文。麻小南、張偉平的這篇論文投稿是在2009年,前後修改多次,經過了漫長的審稿周期。
  科學新發現的發表本是值得慶祝的事情。不過,張偉平很快就驚訝地得知,按照國內現行的統計規則,這篇論文不會算在他所在的南開大學頭上。因為,他應算作論文的“第二作者”。
  受科技部委托,中國科學技術信息研究所負責開展我國的科技論文統計與分析項目,自1988年起對外公佈統計結果,向國內科研單位提供收費的統計數據服務,在科技管理部門和學術界廣泛應用。該所對論文歸屬的統計原則是,依據論文發表時所標註的“第一作者的第一單位”。
  張偉平與麻小南合作的論文,署名順序是“麻小南、張偉平”。張偉平說,根據國際數學界慣例,合作者按姓氏的英文首字母順序署名,沒有所謂的“第一作者”。因為姓“張”,他的姓名拼音“Weiping Zhang”往往排在後面。
  另一位作者麻小南也對中國青年報記者確認,他們完成這篇論文時,跟往常一樣,署名是按照字母順序。《數學學報》方面也從沒問過誰是第一作者或者以何排序。
  “在數學界,我們將所有作者視為具有同等貢獻確實是一個慣例。我在法國很難找到不遵守字母順序的例子。”麻小南說,論文的所有作者都應是國內所指的“第一作者”,這是數學界的通行規則。
  中國數學會秘書長張立群對本報記者指出:“張偉平教授遭到的不公待遇在數學界看來是不可思議的。”
  他給記者發來一份蓋有中國數學會紅章的“說明”,其中主要解釋在論文署名、成果評價、引用和基金資助上,數學學科的3個特點。其中第一個特點就是:“按國際慣例,論文合作者署名是以姓名拼音字母英文順序排列。”
  事實上,這份統一“說明”,是中國數學會自2014年1月起向數學家們提供的。該會特別向同行說明,如果需要,除了彩色掃描件,還可郵寄紙質文件。
  張偉平將這份說明提供給南開大學科技處,隨後交給了中國科技信息研究所,得到的答覆是:即使有了“說明”,論文仍然不會歸到南開大學。
  中國科技信息研究所情報方法研究中心研究員馬崢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說,該機構對科技論文的統計規則——“第一作者的第一單位”,是多年延續下來的,不會隨意變化。
  他說,中國數學會的“說明”很難作為個案的依據,因為不是所有期刊、也不是所有數學期刊都是按照字母順序署名。
  馬崢強調,他們的論文認定工作是“對機構不對個人”。只要不是遵循“第一作者的第一單位”,這篇論文肯定算不到南開頭上。如果第幾作者的單位都能計算,那麼論文的總數就會超過實際數量。
  他解釋說,這種規則並不是否認每一位作者的貢獻。具體到某一篇論文,作者的貢獻認定為主要還是次要、所在機構如何對其進行評價,那是機構與作者之間的事情。具體到張偉平的案例,有關證明材料應該拿給學校去判斷。
  該中心另一位研究人員翟麗華博士說,張偉平的這篇論文,因為有中國機構參與,從宏觀統計上,應該算作中國的一篇以外國為主的國際合作論文,會計入中國科技論文的總數。但是按照一般規則,不應算作南開大學的論文。
  她表示,這種情況應該比較少見。一些數學雜誌是按照姓氏字母順序排序,但並非所有數學期刊都如此,而且很多作者在投稿時都會就署名排序提出要求。
  然而,只面向機構的中國科技信息研究所給出的統計結果,以及它發佈的年度排名,實際上成為各科研機構使用的客觀依據,也間接影響到學者的晉升、收入等實際利益。一位要求匿名的科研管理工作者對記者說,大家都購買了它的服務,“全國都以它的統計為準”。否則,這麼多學科方向、這麼多論文,學校怎麼去認定才能服眾?
  跟很多高校類似,南開大學對頂尖學術論文設有獎勵,向作者發放獎金和研究經費各一萬元。前提是,成果要屬於南開。
  如果不是因為此事,張偉平從來沒有想過,自己論文的歸屬會成為一個問題。
  上述科研管理工作者認為,如果能夠拿到《數學學報》出具的證明,張偉平面臨的問題或許會有轉機。但這位數學家並沒有去找《數學學報》開證明。他不知怎樣向一份嚴肅的學術雜誌描述這件事情。
  中國青年報記者查閱了2010年以來《數學學報》登載的所有文章。這些文章中,只要作者不止一位,均以姓名的字母順序署名,無一例外。
  據麻小南介紹,在他任職的巴黎七大,院系或實驗室每4年接受校方評估,屆時需要收集學者發表過的數學論文,但從來沒有以第幾作者來區分論文的歸屬或評價學者的業績。法國是世界上數學水平最高的國家之一。他認為,法國的做法值得中國借鑒。
  而張立群對記者說:“我們覺得本學科的共識應該得到尊重。”
  本報天津6月19日電  (原標題:學術規則這次敗給了科研管理規則)
創作者介紹

買書

xz99xzopu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